雕琢美聲二三事

/清大盲友會志工    張金蓮                

偶而總會惦著好久沒唸書給盲友們聽了,但總又被自己的懶惰帶過,那天手上剛好有一本絕版書,覺得沒有分享別人實在可惜,於是隔了八、九年後,再度打開錄音鈕和盲友們一起閱讀,一起學習成長……,接著就收到雕琢聲音文字研習營的培訓通知。啊!真好!一口氣參加了兩梯次,從來沒機會上這種課,一定要探探究竟,開發我未知的領域,人的一生都是在學習的,能助己又助人,多棒!

上課時才發現,這些有志一同的朋友們其中不乏年輕朋友,還有一個居然才高三,真讓我打內心佩服他們,覺得這個社會還有些希望,「義工」不是只有我們這些LKK的人專屬,原來還有不分齡的共識!不禁上起課來更帶勁。初見蘇老師,沒想到他會是個視障者,而且還是我們的講師,那麼嬌小瘦弱,強風襲來肯定會吹倒他;而事實證明,強風只會吹們大樹,小草是不受驚嚇的;從蘇老師身上,我更體悟了這一點!「沒有人可以?例你,只有你自己」,蘇老師真是「強壯」啊!

一面上課心裡一面叫絕,第一次有機會和一個盲人相處那麼久,看他如何寫字、如何走路、如何裝聲作調,如何明耳精確的指出我們這些「聲障」者的缺失,原來聲音還有那麼多共鳴點,讓我這ㄅㄆㄇ發音尚未完全清楚,ㄗㄘ不分的人真是咬牙切齒。他居然還知道志工們在練習發音時是低頭唸或姿勢不良或把書擋在嘴前……,他把每個人的發音、表情、聲音走勢聽得一清二楚,令人大開眼界,同時又慨嘆有負上蒼厚予的「健全」條件,那麼多的可能性展現在我們面前,而我們沒「看」到、沒「聽」到、沒「感覺」到……看著窗外如漆的黑夜,微微星光閃爍,我們的心已經「盲」了多久了……

至今仍令人難忘的是,那夜授完課後在睡前志工們的知心交談,蘇老師將他隨身的點字書讓我們傳閱,接到書的人可以隨興表達心得,本來心情還悠悠哉哉的我,當接到那本點字書時,霎時內心哽咽莫名,陣陣情感由指間、肌膚傳來,激動得無法把言語說分明,在手中的竟是一口活生生的生命之泉,多少人透過這凹凸點記一路辛苦走來,為的是要打開那原已乾枯的心靈之窗,如此迫切!每個人的生命意義價值何其深遠,而生命竟常在我們的無音之間悄然溜逝,我們對生命有存著肅然敬畏的心嗎?我有認真看待並尊重每種生命嗎?我是不是放縱好惡於自我感官中而不自覺?而這本黑暗者的守護神卻靜靜引領我去檢視這一切,生命滋長、永傳生命。

那密密麻麻的針孔累積著多少時間、歲月,是無奈?是無助?是心痛?是希望?……這本被觸摸了二三十年的書是那般深深的觸動著我,默默說著許久許久的故事!

結束了,回到同一原點,卻是個開始。我只能說施比受更有福,更珍惜與感謝!願好朋友能一起分享,共勉之!並希望這訊息能讓更多人知道並加入這有意義的工作!相信自己可以啟開更多光明!